外汇,贵金属,区块链综合财经资讯媒体
 |  注册

AIGC,游戏厂商的一束光,游戏业者的一道劫

IG集团  |  2023-06-04 12:02:26950

AIGC,游戏厂商的一束光,游戏业者的一道劫,游戏从业者需要走出“舒适区”。

游戏从业者需要走出“舒适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银杏科技(ID:yinxingcj),编辑:李丹超,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AI是否会取代人工的争论已久。

近日,雷亚游戏的一则辟谣公告,再次让这个话题掀起舆论热潮。

5月27日,雷亚游戏在官方微博对近期网传的“公司在其美术作品中导入AI技术,并大量解雇美术人员”一事进行辟谣。

在公告的后面部分,雷亚公司表示面对AIGC的冲击,公司也将会顺应主流市场应用AI辅助插画设计。

一边是游戏厂商们面对AIGC的冲击,不得不顺势而为。另一边却是AI介入创作环节后,从业者们的忧心忡忡。

“现在不少公司都开始用AI画图,失业的美工越来越多,我也开始有点慌了。”一位从事7年美工的阙阙对此深表担忧,怕自己的饭碗哪天说没就没了。

雷亚游戏一事,是AI全面融入游戏行业的一个预示,厂商们为了不掉队都会开始拥抱AIGC。

未来若干年,游戏行业势必会因AIGC迎来一场大换血。而现实是残酷的,如果游戏从业者不尽早培养创新能力和思维逻辑,走出舒适圈,被AI“干掉”也是大势所趋。

大厂早已打起AIGC“组合拳”

雷亚游戏在本次公告中否认了公司解雇美术人员一事,但也承认当前公司正利用AI工具辅助原画师创作,并有意愿招募更多拥有AI专长的人。

雷亚旗下游戏例如《Cytus》、《Deemo》、《兰空》等音乐游戏,在玩家群里都有着不错的口碑,有一定的粉丝基础。

这归功于出色的音乐以及别具特色的插画,这几款游戏甚至均做到了“一歌一画一故事”。

因此在玩家们得知雷亚这种能画出极具设计感插画,并把插画发展成游戏卖点的公司也开始借助AIGC辅助作画后,认为这事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雷亚游戏“被裁员”只是AIGC渗透游戏行业的缩影,实际大厂们早已打起了AIGC的“组合拳”。

这些游戏大厂在自己AI部门或实验室的推动下,已逐步将AIGC全方位落实到游戏的策划、研发、美工以及运营中。

巨人网络创始人史玉柱之前用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为案例,解释过如何用AI完成游戏策划。该公司通过收购卖相不错的游戏,利用AI可快速进行大数据分析的特点,进一步优化这些游戏的策划内容。

通过巨人网络对该游戏公司进行过多年数据跟踪,发现该公司几年内收购的7款游戏经AI调整后一年内玩家均增长2-3倍,收入均翻了10倍。

确定游戏项目的idea需要不断对数据进行摸索 ,将AIGC应用于前期策划,相较于人工能更快更准找到相关数值,所以现在大厂游戏从立项到公测用时都短了许多。

技术日渐成熟以后,美工也成为AIGC的应用强项。

国内二次元游戏大厂米哈游在《崩坏:星穹铁道》公测后的第三天就推出了一款免费的AIGC H5工具,并起名《模因共振器》,玩家可以上传任意图片,并通过AI绘图将幻化成《崩铁》的看板娘“三月七”。


虽然这款工具主要是为《崩铁》搞宣发,但其AI技术力也引起了行业内外的关注。实际上,早在2020年米哈游就在内部成立了“逆熵AI工作室”,并在两年时间打造出了可以直播的数字人“鹿鸣”。

此次活动抛开部分整活的图片,能看出米哈游在模型生成、动作捕捉以及基于AI的半自动服装解算等技术已相对成熟。

近期有传出米哈游正准备参与国内AI创业公司MiniMax的新一轮投资,说明米哈游还在探索在更多领域引入AI生成。

同时,AI在游戏运营方面也有优化空间。

腾讯推出的可以研发、部署游戏AI的一站式平台Game AIR,已完全适配竞速、MOBA、纸牌、动作格斗、射击这五种品类。依靠AI高效数据管理分析,能更精准快速匹配玩家类型,给予玩家更好的游戏体验。网易则将经大规模训练后的AI应用于剧情生成。

不过随着AIGC能做的事情越多,能够被取代的岗位就越多,截至今年5月,库洛游戏旗下《鸣潮》项目组已裁员100多人,涉及的岗位包括战斗策划、动画设计、引擎开发等。

心动网络创始人黄一猛也坦言,今年早些时候有游戏团队已经裁掉一部分原画师,理由是“原画师利用Al完成方案,工作效率至少能提升50%以上,手中没有需求的原画师自然就被优化掉。”

如今市场内卷,大厂的游戏开发经费上动辄上亿,既然很多基础工作能交给AI处理,那优化掉部分岗位就是最佳的“节流”方案。

中小游戏厂商的双刃剑

说回雷亚游戏,能将插图作为卖点之一并收获玩家好评,源于雷亚独树一帜的游戏美工能力,按照音游玩家的说法,亚雷旗下的系列就是音乐游戏的“白月光”。

此次雷亚发布的公告引起旗下游戏粉丝的不满,主要原因在于粉丝认为经AI处理过的原画风格往往会变得“俗气”、“泯然众人”。

这些粉丝担心AI生成会逐渐覆盖所有游戏元素,从绘画到音乐,都变成毫无“设计感与生命力”的AI创作。

雷亚现在的处境反映了当前小型游戏厂商问题,既想照顾玩家群体,又因预算问题不得不在游戏品质上做出妥协。

一方面,AI是中小厂的机会。如今游戏行业内卷严重,游戏开发既要追求长期流量又要缩短工期,若按照雷亚游戏以往1年才磨出一部新游的效率,很难保证公司营收。

这些中小厂以及独立游戏工作室不具备腾讯、网易这种游戏巨无霸的财务和研发实力,没办法自研AI,利用AI辅助游戏开发,确实可以在游戏开发效率上拉进与大厂的身位。

另一方面,过渡依靠AI可能会导致其核心竞争力被削弱。

游戏做出了特色,是大多数中小厂的游戏能够弯道超车的原因。AIGC虽然可以帮助厂商实现降本增效,但同质化的生成会抹杀这种艺术或创意特色。如今游戏市场早已是一片红海,成本与质量无法平衡,很难突出重围,稳定营收。

不过从整体行业趋势来看,未来还是会有更多中小游戏产商会选择拥抱AIGC,毕竟比起损失口碑,活下去才是更重要的事。

从业者如何自处?

纵观此次雷亚游戏“被裁员”事件的始末,除了粉丝吐槽公司“塌房”外,更多人则是把焦点放在了“因导入AI技术解雇大量美术人员”。

毕竟有关AI和人抢饭碗的讨论,自AI诞生起就未曾中断过。

今年3月网易LOFTER头像生成器事件就引发过一次舆论关注,该事件表面上是因网易LOFTER的管理出现纰漏损害了UGC创作者们的权益,本质上则是AIGC与相关从业者在理念和利益方面的纠纷。

AIGC确实能帮助游戏厂商节省更多的开支和产品开发时间,可却对业内“打工人”造成不小的冲击。

最先受到冲击的岗位就是艺术美工及衍生的岗位,因为最容易在降本增效主张下,被优化出去的岗位。

阙阙目前所在公司主要从事美术外包,客户群体主要以手机游戏厂商为主。她表示,以前大家普遍认为AI会淘汰“低端画手”,而当前AI绘图已经发展到了一个令业内人士都感到紧张的程度。

“当初觉得AI仅能设计出低端插画,但现在一些高级AI绘图工具的成品,稍微做一下微调真就能应付一些要求没那么高的客户。”

她还透露,多家客户已打算合同到期就终止长期外包合作,因为现在很多中小游戏公司都建立了自己的AI绘图部门,外包需求明显下降。

现在公司还不至于解雇员工,但已经开始劝退部分业务能力一般的小伙伴,在招聘上节奏也放缓了许多。

阙阙对未来美术外包行业的未来感到担忧,认为AI再发展几年可以完全代替大部分原画师的工作,她告诉《银杏科技》,为应对未来AI技术带来的行业寒冬,自己已经开始自学Midjourney。

“以后可能会选择去大厂求职,但无论如何必须要先学会操作AI绘图工具。”在担忧之余她也表达了对AIGC的肯定:“像跑概念图-概念图转线稿-线稿人工细化-线稿跑上色-上色人工细化等很多简单但重复的工作都可以交给AI,工作效率确实提高了许多。”

除了像阙阙就职的这种游戏美工外包公司外,专门为游戏提供建模素材和mod的公司如今也成为了AI冲击游戏行业下的“受害者”。

当前AI已可以完美胜任3D建模初级部分的工作,游戏厂商只需配备少量高级建模师对建模精修。AI建模的优势在于成本低且可定制,完美满足中小厂商和工作室的需求,这使模块销售市场完全失去竞力,有业内人士预测,未来几年该市场恐将完全消失。

不仅是美工,其他岗位也开始受到AIGC的威胁。

网易在2月宣布将在《逆水寒》手游里会装载国内首个“游戏GPT”,让游戏中的NPC能有逻辑地与玩家自由对话;完美世界也在自家《梦幻新诛仙》中智能NPC与IK技术,加强玩家的交互体验。

近期英伟达更是宣布为游戏提供定制化AI模型代工服务ACE(Avatar Cloud Engine),意在为游戏开发者搭建和布署定制化语音、对话和动画AI模型,为NPC赋予更多智能。

《崩铁》制作人大卫在近期的交流中提到,在以往米哈游在制作一个角色时光定文本就需要近一个月时间,而玩家消化起来仅会用十多分钟。因此制作组希望借助AIGC减少工期的同时加大角色台词和剧情量级,来达到降本增效的目的。

既然能通过AI实现NPC与玩家的自主互动,那在游戏中编写大量的NPC文本就不再必要,这就让文案编辑相关的岗位处境略显尴尬。

从游戏厂商和开发者角度而言,AIGC的广泛应用,是一场行业飞升的狂欢;但从行业内的基层从业者而言,AIGC就是和自己抢饭碗的人工智能。

现在游戏从业者能做的,要么提升自身思维创新性和严谨性,接纳AI,学习相关技术,将其化为工具;要么回避AI,考虑学点新技术,寻找AI还未涉足的工种。

0 鼓励一下哦
关键词: 游戏米哈游文娱 银杏科技 文章来源:
0
    |    分享:

#参与评论

0/1000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本周排行
    友情链接: 黄金外汇白银以太坊ATFXNFTDEFI区块链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