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贵金属,区块链综合财经资讯媒体
 |  注册

嘉楠科技遭做空:被指隐瞒关联交易且财务造假 市值蒸发6亿美元

Choyee  |  2020-02-28 23:02:2538

近期,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嘉楠科技(NASDAQ:CAN)遭到美国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的强烈做空。 嘉楠科技被指控违反证券法,对监管机构刻意隐瞒其与雄岸科技(HK: 1647)

近期,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嘉楠科技(NASDAQ:CAN)遭到美国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的强烈做空。

嘉楠科技被指控违反证券法,对监管机构刻意隐瞒其与雄岸科技(HK: 1647)、杭州微推的关联交易,涉嫌财务数据造假;

同时,其核心客户疑似为中国ICO诈骗网站的运营者。此外,做空报告还指出嘉楠科技与比特大陆、神马矿机相比,其所有型号的矿机都无法盈利,产品缺乏竞争力。

在此之前,嘉楠科技的股票曾在2月12日经历了一波大涨行情,彼时股价收盘涨幅超80%,市值突破10亿美元。

然而,做空机构表示,嘉楠科技各种违规行为和未披露的关联交易欺骗了投资者。因此,其认为该股票不值得投资,并强烈看空。

面对做空机构的一系列指控,截至目前,嘉楠科技并未作出回应。

多次隐瞒关联交易,涉嫌财务造假

事实上,嘉楠科技作为全球第二大且首家上市的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从其谋求上市开始,一直备受外界质疑与争议。

此前三度上市搁浅后,嘉楠科技转战美股并于去年11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然而,在美上市仅三个多月,就遭到了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的阻击。Marcus Aurelius Value将嘉楠科技视为最新一家欺骗美国投资者的中国公司。只指嘉楠科技与关联方、虚假实体进行交易,以此来虚增收入、伪造财务数据。

做空报告指出,嘉楠科技在美股上市的前一个月,与一家名为雄岸科技宣布达成“战略伙伴关系”。彼时,雄岸科技称,预计2020年出资1.5亿美元向嘉楠科技购买设备,而这一数字接近嘉楠科技过去一年的全部收入1.77亿美元。做空机构对其真实性表示质疑。

据了解,雄岸科技(HK: 1647)为港股一家小市值公司,截至2月27日,股价收盘报0.36港元/股,总市值仅为3.72亿港元(约4700万美元)。

据雄岸科技公布的2020财年财报数据显示(雄岸科技财年为每年的4月1日至第二年的3月31日),报告期内,其只有现金约2257万新加坡元(约1618万美元)。

做空机构认为,以雄岸科技的规模和拥有的现金,远远不足以向嘉楠科技购买价格高达1.5亿美元的设备。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笔交易中,雄岸科技与嘉楠科技还存在关联关系。企查查显示,雄岸科技董事长姚勇杰,同时也是参与了嘉楠科技天使轮、A轮投资的暾澜投资的董事长。

然而,在嘉楠科技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中,其并没有披露这笔关联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在嘉楠科技与雄岸科技执行上述交易的前夕,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于去年10月报道的一篇文章显示,嘉楠科技2020年的销售额预计超过10亿美元。同时嘉楠科技的销售总监表示,公司已收到雄岸科技关于矿机采购的意向书,采购其最新、功能最强大的A10和A11矿机总计50万台,预计2020年矿机的销售数量将超过100万台。

对此,做空机构怀疑,嘉楠科技与雄岸科技的交易乃是虚假的关联交易,其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嘉楠科技用来向投资者炒作公司财务前景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除了被指与雄岸科技进行虚假关联交易之外,嘉楠科技此前在国内谋求上市时,与杭州微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杭州微推)的关联交易也为其贡献了不少销售额的增长。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微推隶属于浙江日报,传媒梦工场家族,主要从事互联网产品的开发建设。注册资本100万,目前两大股东分别是孙奇锋(持股90%)和施维叶(持股10%)。

2016年,嘉楠科技欲在深交所借壳上市,彼时提交的文件显示,杭州微推突然成为嘉楠科技前五大客户之一。其余四大客户分别为:自然人陈建、陈安兴、刘辉以及天津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

据企查查显示,杭州微推成立于2015年11月,最初的注册资本100万元,由孔剑平出资90万(持股90%)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7年2月,孔剑平退出,杭州微推由孙奇锋接手控制。

孔剑平与孙奇锋均与嘉楠科技密切关联,二人同为嘉楠科技董事成员,而后者负责监督嘉楠科技在中国的销售和营销活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据企查查上的工商变更记录显示,杭州微推在2016年成为嘉楠科技大客户之前,其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而在嘉楠科技上市前夕的2015年12月,其注册资本突然增加至5000万元。当嘉楠科技在国内借壳上市失败后,杭州微推的注册资本于2017年又减少至100万元。

此外,杭州微推的参保人数只有4人,同时其与嘉楠科技的企业注册地址位于同一栋楼,均为杭州市江干区九环路9号4号楼。仅楼层不同,前者位于2楼,后者在12楼。

对于与杭州微推的关联性质,虽然嘉楠科技在对深交所提交的文件中有所披露,但其在提交给SEC的文件中并未提及。

做空机构怀疑,杭州微推只是为了和嘉楠科技开展关联交易的壳公司。

同样,2016年,嘉楠科技子公司的两名员工在四川成立了石棉县华晶电子通信产业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2016年成为嘉楠科技的客户,但于2018年突然解散。

最大客户曾涉非法集资

除了关联交易外,Marcus Aurelius Value指嘉楠科技主要客户还被指控涉及重大商业诈骗与违规行为。

2016年,嘉楠科技第一大客户是自然人陈建。做空机构指出,陈建就是3ico.com的运营者。该网站由于涉嫌非法集资已经被关闭。

此前,也有媒体对嘉楠科技的销售额产生过质疑。报道指出,2016年前四个月,自然人陈建对嘉楠科技的采购金额为3376万元,成为其第一大客户。而在上一年,嘉楠科技第一大客户为上市公司杰赛科技(16.070, -1.46, -8.33%),采购额为1959万元。

也就是说,新晋最大客户陈建仅花了4个月时间,采购额便已是上一年最大客户的1.7倍。

另外,嘉楠科技的主要客户还从事着完全不同的行业。

比如2015-2017年间,应收款数额均位列前五大客户之一的竟是天津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上述公司是经营服装、面料、毛毯、地毯、石刻等进出口业务的外贸企业。成立于2002年,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均为刘崑,第一大股东天津天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48.97%;第二大股东为天津中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7.44%。

而在2017年,嘉楠科技应收账款前五名中又出现一家广东迅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据其官网介绍,其是一家安防企业,主营业务是出售视频监控产品。最大股东为自然人陈色桃,持股46.33%。

当然,嘉楠科技也有与比特币矿机相关的客户。

其2017年的最大应收款来自自然人吴钢,此人为币信(Bixin)的创始人。企查查显示,币信是一个比特币钱包平台,主要为用户提供比特币交易服务,并且平台自建矿场。然而,币信的运营主体北京必然如此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显示已被注销。

目前,嘉楠科技尚未披露最新的大客户名单,但Marcus Aurelius Value调查发现,嘉楠科技在纳斯达克上市前夕,突然删除了网站上11家分销商中的8家,且并未说明任何原因。

其中一个被删除的经销商是Nova Bit Mining Solutions,由嘉楠科技的销售代表Andres Romero控制。在Nova Bit Mining Solutions的官网依旧显示是嘉楠科技的官方经销商,但官网的电话均已经打不通。

此外,被删除的其他7家分销商,规模都很小,大多已经倒闭,无法再从嘉楠科技购买产品。

Marcus Aurelius Value认为,删除这些分销商,意味着嘉楠科技的业务情况比投资者想象的还要糟。而目前其网站上留下来的分销商规模也很小。比如CryptoUniverse,声称是嘉楠科技在俄罗斯和亚洲唯一的官方合作伙伴。但CryptoUniverse在欧洲有公司,据业内人士透露,其规模很小。

三度上市流产,去年前三季度净亏2.4亿

企查查显示,嘉楠科技创立于2013年,由嘉楠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全资持有,法人代表张楠赓,即币圈熟知的“南瓜张”。

自2016年以来,嘉楠科技曾在国内及香港交易所3次上市失败。2016年6月,嘉楠科技试图借壳鲁亿通(12.190, -1.06, -8.00%)(300423)实现上市,但由于国内“监管环境趋紧”,最终以失败告终;2017年,试图挂牌新三板,时隔半年又不了了之;2018年,屡败屡战的嘉楠科技再谋港交所上市,但由于加密货币矿机不符合港交所上市的“适用性”原则,该上市计划再次夭折。

2019年11月,一波三折后的嘉楠科技终于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NASDAQ)。不过,在美国上市的旅途也并非一帆风顺。

上市前不久,身为其主承销商的瑞信(Credit Suisse)突然宣布离场。此外,股票发行规模也大幅缩减。最初计划募集资金4亿美元,但最终只募得9000万美元。

除了上市之路充满坎坷之外,2017年至2019年间,比特币的价格一度大跌,从起初的接近2万美元骤降到后来5000美元以下,导致矿机制造商的收入也大幅下降。

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嘉楠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3.08亿元、27.05亿元、9.5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76亿元、1.22亿元、-2.36亿元。其中,2019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较2018年同期的1.5亿元下降近260%。

此外,加上国内对非法、未经批准运营的比特币矿商的打击,加剧了嘉楠科技经营情况的恶化。嘉楠科技大量分销商的倒闭也与政策有关。嘉楠科技在对SEC提交的文件中表示,2018年比特币价格的下跌也导致了提供信贷销售,客户更不愿意直接付款了。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嘉楠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1053万元,现金流余额为3.33亿元,前三季度现金流净增加额为-2.13亿元。

据Marcus Aurelius Value做空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一家供应商起诉了嘉楠科技,称其欠款170万美元。供应商表示,嘉楠科技无法付款的理由是销售问题和市场环境的问题。

2017年,嘉楠科技销售额约1.82亿美元,2018年增至3.77亿美元。而2019年前9个月,销售额已暴跌至1.32亿美元。

做空机构同时表示,嘉楠科技的产品根本无法实现盈利。据ASIC Miner Value网站测评,在对比多家制造商不同型号矿机的盈利能力后,该站点跟踪的嘉楠科技所有的型号的矿机都无法盈利:

对比之下,其他公司生产的约66种型号的矿机都比嘉楠科技的盈利能力强。而比特大陆拥有16种盈利机型:

另外,嘉楠科技将自己宣传为“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但据其数据披露,2018年其研发支出仅为2650万美元,与比特大陆报告的2018年前六个月的8690万美元相比,其研发费用与之相差甚远。

因此,Marcus Aurelius Value认为,即使比特币价格飙升,嘉楠科技也将继续苦苦挣扎。其他公司的矿机利润则更高,嘉楠科技的挖矿设备在行业中缺乏竞争力。

股价方面,上市当天,嘉楠科技就跌破9美元的发行价。2月11日,嘉楠科技股价已较发行价腰斩,盘中更是创下历史新低4.31美元。此后虽然经历了一波大涨,但仍低于发行价,且继续表现为下行趋势。

截至2月27日收盘,股价报5.3美元/股,较上市发行价已跌去近40%,市值已蒸发近6亿美元。

0 鼓励一下哦
关键词: 嘉楠科技挖矿 东方财富网 文章来源:
0
    |    分享:

相关推荐

#参与评论

0/1000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友情链接: FX110云掌财经嘉号外汇联盟外汇指股网